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媳妇做妓女
媳妇做妓女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热码av在线中文字幕_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他加快了速度,大大的肚子时时撞在曼玲的脸上,突然一声低吼,身体停顿了足有几秒钟,像是在绝顶高潮的瞬间无法挪动分毫。曼玲眉头紧皱,看来表哥放得不少。他腿肚子微微抖动着又缓缓地动了几下,似乎全身的力气都已离己而去,此刻再难以支援他臃肿的身躯。他一交坐倒在地呼哧呼哧地喘着,连我妻子将那黏稠的混合物吐在地上的举动似乎也没注意

    这时曼玲摆脱了表哥的纠缠,全神关注地被二叔干着。她一手支墙,一手撑着绷直的美腿,做过负离子的披肩秀髮此刻乱作一团,放纵地随着他的抽插翻滚舞动着,如同她喉咙里淫叫的音调。

    二叔干得满头大汗,骂道:「爽不爽?骚屄!我比你老公怎幺样?」

    我妻子充耳不闻,不予回应,我却想像着她心里的回答,究竟是什幺?一想到可能她真的觉得那个男人比我强,我就感到异常兴奋。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可是我真的很想和他们一起来,好在他们没让我等太久。

    二叔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强度,我太太也叫得更起劲来鼓励他,很快那赤裸的两人的动作就达到了令人目眩的地步,他忽然叫了一声道:「我要射在里面!」

    那一声喊终于让我忍无可忍,一个冷战,精柱标出一米开外。

    在妻子越发高昂的喊叫中,他也终于喷发了,他高潮时丝毫不停,动作仍然很有力,一下下将她顶在高潮的最高峰。我望着那次次的撞击,有节奏地伴着自己一股股的喷射,刚才所有的愤怒刺激也得到了阵阵无比的发洩。

    这是个什幺样的景像啊,我在远处漂浮的道德感悲号着。这怪异的三人组,同时漂浮在邪恶高潮的云端,每个男女的心里,都有着如此阴暗的思想和快乐。

    他们终于走了,把刚才还供给他们无比快乐的她像用坏了的玩具一样丢在那里,只带走了她的内衣裤「留个纪念」,和把柄,我暗想。

    她失神地站在那里,连衣服也没有穿上。刚才被羞得掩面的溶溶月光从云雾中探出头来,照在她绝美的胴体上,温柔地抚慰她被蹂躏得处处乌青的肌体。我忽然感到如此嫉妒,我美丽的妻子,我的骄傲,已不再是我的专有。

    我走出来面对她,却没有走到她身边。她含着泪瞧着我,就这幺一动不动。我端详着她,她从来没有这幺美过,我想,可我也从来没有觉得和她如此疏远。我只觉得心里好苦,又精疲力竭。她在我眼里寻找着谅解和爱,可她终于都没有找到,两颗泪珠几乎同时滚下面颊,掉落在她丰满的乳峰,凝聚在乳头上摇摇欲坠。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我,看得我又怒又怜。我该怎幺办?我又能怎幺办?我问自己。浓浓的夜色包围着我们,看不见一盏明灯。


    晚上,我觉得应该安慰一下曼玲,我把曼玲的那双白白嫩嫩的双脚架在肩膀上,用嘴吻着她的小穴,那里涩涩的,週围有些红肿,毕竟是雨后的残花。被人摇摆得伤痕纍纍,曼玲微皱着眉头,轻轻的呻吟着,我稍用力,一股白色的浆液被挤了出来,流进了我的嘴里……

    我望着曼玲,心里充满了怜惜,暗暗发誓,曼玲的今天,也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喜欢曼玲被别人玩,就不会弄假成真。即使曼玲真的有错,只要她还和我过,我就永远对她好。

    第二天,曼玲躺在床上不起来,说痛,我仔细一看,可怜的曼玲屄都肿了。

    我和曼玲上街,忽然背后有人喊曼玲,曼玲的脸腾的一下涨红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表哥,表哥递给我几块糖,说:「昨天我当新郎了,新娘子和曼玲一样美。来,吃几块喜糖。」

    过了两个多月,什幺事也没有发生,曼玲的单位中没人知道那晚的事,我们的心情也放鬆了。

    但我发现,没事时,曼玲常常默默地坐着若有所思,脸上却阵阵泛起红潮。我和曼玲做爱,很少再提起曾共同的性幻想,曼玲也没达到高潮。

    有一天,曼玲告诉我,她看见表哥了,表哥和她很亲切地大招呼,没有提那晚的事。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她觉得表哥似乎也没有过去所认为的那样讨厌。她还告诉我,表哥和二叔在单位都有情人,而且都很漂亮。

    那天晚上曼玲表现出少有的兴奋,要求继续玩性幻想,我同意了。没想到曼玲的幻想对象居然锁定了二叔和表哥。她动情地喊着他们的名字,和我激烈地做爱,我们都连着几次高潮。

    事后,我问曼玲:「你真的想让他们再操一次吗?」没想到我的媳妇竟真的红着脸点点头,羞答答地说:「他们的鸡巴……真的--比你的……大。」我这才清楚,原来我媳妇原来是食髓知味,每天想的是他们。

    恐惧心祛除了,绿帽情结又强烈了起来。我心一蕩,对曼玲说:「我一想我媳妇做妓女就心中兴奋,我就喜欢别的男人摸我家曼玲的身子,骑我家曼玲。」

    曼玲开始不同意,后来开玩笑似的说:「我才学好,你又让我学坏,我这次真学坏了你可别生气。」我笑笑说:「你不已经有前科吗?」

    「那我就继续为你做淫蕩的女人。但我再被别的男人玩,我可要对他们好,挑逗他们,甚至是做他们的马子,叫他老公,你能受得了吗?」

    「你去玩吧,我不会怪你,因为这是我自己找的。而且,入洞房前,我会亲自主持你们的婚礼。」

    我说完,曼玲突然脸红了,猛地亲了我一下,调皮地说:「过几天我一定送你一个礼物--一顶最最美丽的绿帽子,让你做一个永远的小乌龟。」但曼玲没有再去舞厅,她说,要等我送她进一次洞房。

    过了几天,曼玲语气十分的淫骚告诉我,她又看到二叔了,二叔还向她摆摆手,她也不知为什幺,竟会告诉了他我家的地址而且给了他一个飞吻。

    我一剎那脑海里转了好几个想法,但回想起那天的情景,我还是不禁硬了。我想,虽然那次是被人强姦,但他们毕竟是第二个进入我媳妇身体的男人,因此也给我媳妇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但是曼玲一贯看不上他们,难道……?

    我对曼玲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们了?」曼玲脸上飞出了红晕,低下头去弄着手指,扭扭捏捏的不敢跟我说话。

    我猜,曼玲的心里是很矛盾的,因为总不能当着丈夫的面,很主动地要求红杏出墙呀!虽然在寻找性的刺激和性的欢乐,但迈出那一步实在是不容易,更何况迈第一步时就摔了一个大觔斗,但红杏出墙的刺激却深深地诱惑着她。儘管如此,我也不相信曼玲真的会喜欢他们。

    晚上,曼玲洗了个澡,还在身上撒了些香水,奇怪的是,她不让我碰她。

    第二天,曼玲穿上了那天出去卖时的衣服,但没穿内衣裤(那天的内衣裤已经被他们拿走了),露出雪白的肩膀和胸前若隐若现地透出了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她又扶着我,抬起小腿,将脚上的十根玉趾飞快地涂上一层甲油。我感到莫名其妙,看她描眉和涂口红。

    吃过早饭,忽然楼下一阵汽车的喇叭声,曼玲向窗外看了一眼,声音明显有些颤抖,满脸通红地地对我说:「死表哥来了,怎办?」我这才明白曼玲的所作所为的原因。心里突然想到「粉面微红、呼吸急促、气息炽热、目露渴望,期盼与您共渡爱河」这样一句话来。我想妻子此刻肯定是芳心大乱了!反正也不是没和他们玩过。

    邪恶的念头终于战胜了理智,我告诉曼玲,我出去躲半天,曼玲自己想做什幺,随她。曼玲脸红了,一扭身进了卧室。曼玲进去干什幺?我觉得很奇怪。

    过了一会儿,我推门进去了。这时我看见她已经把床铺好了,三只枕头并排摆得很整齐,棉毛被也并排叠好,床边的床头柜上还放了两只保险套和一团卫生纸。曼玲看见我看见了,更显得娇羞无限。

    我心说:「曼玲真的要学坏了。」但此时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她向我摆摆手,走向那扇门,光洁的双腿在半开的短裙间,直看到她没穿亵衣的秀臀、细细的腰身、丰腴的乳房、长长的脖颈,我知道那一刻即将到来,心里又是格外地冲动。我赶紧从后门离开了家,一切的一切,都被那扇紧锁的门,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中午,我回家了,发现那两个年轻人正和曼玲吃饭。曼玲身穿露脐的纱衫,胸前尖尖的两点,隐约能看见诱人的小乳头尖尖地挺着,超短裙下面露出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的大腿,白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双脚白皙晶莹,脚趾整齐而纤巧,脚掌的曲线十分秀美,翘挺的酥胸、双眼水汪汪的,脸色泛着红晕。唇上的口红都没了,不知是吃饭吃的,还是……

    看见我,两人热情地打招呼。曼玲介绍说,表哥、二叔是她的朋友,他们才到。我知道是托词。表哥眼睛里含着笑意递给我几块糖,说他们结婚了。

    过了一会,他们藉故起身走了。他们走了以后,曼玲害羞头低低的不好意思看我,就像偷吃糖小孩的表情,可爱极了!突然和我接了一个吻,嘴里有一股腥味,我猜,那是精液的味道。

    我问曼玲,曼玲羞涩地对我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让他们尿嘴里了,他们没有让我吐,我都吃了。」然后调皮地对我说:「老公,我都随你的意了,你不奖励我吗?你不是喜欢让别的男人摸我的身子、骑我吗?他们轮流骑着我,说我是他们的马子。我让他们肏了一上午,还让他们射里面了。你看……」说着,曼玲把裤子脱了下来。

    我发现,妻子的阴道口塞着一团卫生纸,卫生纸拿开后,黏黏的、白色中略有几分黄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你喜欢吗?」妻子蓬鬆的黑髮在身后随便的挽着,一双勾魂的杏眼放射着水汪汪的春意。「好!」我含糊地答着,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非常迷茫。

    晚上,曼玲让我帮她洗澡,我细细地擦着曼玲光滑的脊背,摸着曼玲纤细的腰,心中有些不是滋味。细长的腰身就让我想起这样的身材如何在那两个流氓的怀里起仰逢迎,看见她娇小的臀部就想起它也曾一丝不挂地坐在那两个小流氓的怀里,夹着他们水淋淋的鸡巴做着活塞运动。现在曼玲的桃源洞已经第二次被他们灌满了浆糊,而且还吃了他们的精液--连我的她都没有吃过。以后肯定还会再让他们骑,我能怎幺做?

    我问曼玲:「现在是不是喜欢过去所瞧不起的人?」曼玲告诉我,和这类人接触了以后,他们的粗话现在听习惯了,特别是他们骂她「骚屄」、「贱货」时听起来还觉得很刺激,虽然觉得他们流氓,但也觉得他们很有男人味,所以现在是心甘情愿地做他们胯下的一匹小母马,让他们骑、让他们玩、陪他们睡觉。

    表哥和二叔和我也混熟了,常常一起出去玩,他们还为我介绍女人玩。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玩够了的良家少妇都有老公,保证没有病,可以不戴套直接操她们。

    我们似乎成了朋友。有一次,晚上,我们开一间房,喝了不少酒,表哥抱住曼玲让我给他们照相。曼玲娇笑着、挣扎着,更激起他的性慾,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表哥的裤子上鼓起一个大包,曼玲的手就按在上面。看我没生气,表哥的手则伸进了曼玲的衣服里面,摸她的奶,曼玲红着脸打他的手。

    我坐在一边傻笑着,不知说什幺好,却没有劝阻。表哥和二叔见我没生气,得寸进尺地剥曼玲的衣服,曼玲半裸着身子和他们调笑。那晚我喝了不少的酒,后来昏昏沈沈睡着了。

    第二天,我忍着头痛睁开双眼,发现表哥已经走了,曼玲赤裸着被二叔抱在怀里睡得正香,曼玲的手还握着二叔的鸡巴。

    二叔和我道歉,我猜他们是有预谋的。已经成为事实,况且我也有责任。我也玩过他们的女人,他们玩我的老婆不也很正常吗?我对二叔说:「让我的老婆舒服点。」

    那天,二叔当着我的面压在了脱得光溜溜的曼玲的身上,我亲眼看着他那丑陋的东西插进了曼玲的身体。曼玲抱着二叔,激动地喊着:「老公,肏我!」屁股使劲地扭着,配合着二叔的姦淫。

    曼玲和二叔玩完后,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绿色的东西,我才发现,那是一顶帽子,二叔把帽子端端正正地戴在了我的头上。

    从那以后,曼玲就更放开了,曼玲与表哥和二叔大胆的往来,但曼玲与二叔似乎更好,在外人面前,二叔说曼玲是自己的小老婆;曼玲妩媚地笑着,挽着他的胳膊,管他叫老公,却介绍我说是他们的朋友。表哥的地位基本没有了,曼玲不让他碰了。我还想让曼玲去舞厅扮鸡,但曼玲却不愿去了。

    通过二叔几次「不经意」的启发和告白,曼玲心理上渐渐陷入他的温情陷阱中,二叔不再是「卑鄙」的小人,而成了一个爱她、呵护她的情侣,凡事以二叔为中心,乖巧地维持着二叔的威信,常常不自觉的对二叔施展情人或夫妻之间的一些亲密而肉麻的小手段,我却逐渐不重要了。

    生理上,白天、晚上,在空地等危险场所,用新奇刺激的姿势,或温柔甜蜜或猛烈狂乱的抽插,伴随着情人的甜言蜜语或强者的强横粗野,二叔完全激发了这个有着强烈慾火的少妇的身体慾望与淫秽的慾望,作爱的时候也表现得不仅仅是羞涩与取媚,还有狂热与迷恋。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在二叔刻意的营造下,曼玲像一个热恋中的少女,越来越美丽了,每天生活在激情、甜蜜的温馨呵护中。整个家也渐渐接受了这个外来的人,或者说,整个家已渐渐成为了这个外来人的天地,透露出家庭的和谐与甜美。

    曼玲对我也明显的疏远,我想和她做爱时,她却说她现在是二叔一个人的专用女人,得问问她的主人是否允许,二叔开恩地允许曼玲和我睡。曼玲可能已经习惯了二叔的大鸡巴,我的性能力已经远不能满足她,我和她造爱时,激发不出那种兴奋的火花。

    曼玲不在家的时候,我问二叔,是否爱曼玲?二叔轻蔑地一笑,问我:「你不是喜欢你老婆让别人玩吗?她现在只算是我的一个小妾而已。等我玩够了,再多找几个男人玩玩她,把她调教成人尽可夫、一见男人的鸡巴就流水、彻底放蕩堕落的骚货,那时再还给你。」

    我把二叔的话告诉曼玲,曼玲根本不信,相反,似乎越来越喜欢二叔。他不来时,曼玲望眼欲穿地盼望他们来,而且替他洗穿髒的衣服、内裤、臭袜子。相反,对我却越来越冷淡,不愿让我碰她。我想和她做爱时,她反问我:「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你说有感觉吗?」--此时,我只有后悔!

    司机的工作时间是不固定的,二叔常常是晚上来,有时累得躺在床上,曼玲伺候他脱袜子,为他洗脚,比妻子还无微不至。接触时间长了,我才发现,二叔的脾气并不好。

    有一次,二叔让曼玲为他含鸡巴,曼玲说:「太臭了,你先洗一下吧!」一句话惹恼了二叔,被二叔打了一个耳光。曼玲委屈地哭着,跪在地上,含着眼泪把二叔的鸡巴含在嘴里。我在隔壁气得厉害,但也毫无办法,因为曼玲最后还是上了二叔的床,又倒在二叔的怀里。

    早晨,曼玲温柔地给二叔穿上衣服,最后还亲了亲他的嘴,像一个小妻子送丈夫似的看着二叔走出房间。我问曼玲:「你认为你是二叔的什幺人?」她竟很自然地说:「小妾呗。」我搞不清楚曼玲究竟喜欢他什幺,难道对她的淩辱就是所谓的男人味?

    每逢休假,二叔就会把她接去,曼玲对二叔的老婆也很尊重,叫她姐姐,明确她做小的地位。

    转眼过了一年,曼玲和二叔做爱的次数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曼玲怀孕了,二叔动员她打了胎。我暗暗高兴,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的种。

    二叔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我知道,曼玲已经要被人玩够了,二叔既然玩够了曼玲,一定会把曼玲慷慨地送给别的男人玩,因为曼玲只是他的女人之一。曼玲却明显瘦了。

    二叔终于来了,还带来了另一个男人,虽然他身体很健壮,但很土,像个农民,我能看出曼玲很讨厌他。二叔说,是他的装卸工。

    曼玲那天特别兴奋,挨在二叔旁边腻声腻气地说着话,但二叔只是拍拍她的脸,告诉她陪好他的朋友,喊我和他一起走了。在二叔的车里,二叔告诉我,曼玲他已经玩够了,但这丫头已经不适合给我做媳妇了。在还给我之前,他準备给曼玲找几种男人,让她能接受各样的男人,然后再调教她做她的老本行——妓女接客,好好替我赚几年钱。

    第二天早晨,我才回家,开门后发现,农民正在把他的软软鸡巴(虽然软,但也比一般人的大)从曼玲的屄里拿出来,曼玲的阴道里往外流着浓浓的白色的精液;脸上、全身都泛着红晕,眼睛里雾茫茫的,彷彿湾着一汪秋水。我知道,老农的性功能比我们都强,曼玲已经被他肏爽了。

    果然,二叔隔三差五地领一些男人来嫖曼玲,当然,钱都揣进了二叔的腰包里。随着接触男人的增多,二叔在曼玲心中已经淡了,二叔和曼玲做,曼玲也没有从前的兴奋,我当然更不行。曼玲再也不说她是二叔的女人这些话了,我猜,曼玲的阴道已经适应了比我们都粗大的鸡巴。

    这段时间我不但白白赔了夫人,而且也没有挣到钱,但让曼玲认识到男人只是玩她而已,家庭以外不存在爱情。虽然结束了婚外情,但她生活作风不好也出了名,同事们开始背着我谈论什幺事,当我出现时议论就会突然停止,我知道曼玲和二叔的事是瞒不住人的,他们都当我不知道而已。

    即使在平时,她也没有以前那幺端庄,现在爱穿一些短短的裙子、低胸的上衣、薄薄的衬衫,还要经常没戴奶罩,让胸脯走动起来一晃一晃。在我们共同散步时,曼玲的眼睛总是不自主地偷偷看旁边的男人,遇到身体健壮的男人时,曼玲往往握紧我的手,脸上泛起红潮;我不在她身边时,她总能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调笑。我知道,二叔的调教成功了,已经成功地把曼玲驯练成一个淫娃蕩妇了,曼玲已经喜欢流氓类型的男人了。

    二叔已经有一段时间没领男人来了,曼玲若有所失。终于有一天,曼玲告诉我,和不同的男人做爱已上了瘾,她準备真的去做妓女。

    这一次,我和曼玲去舞厅,我去得晚了一会,没有找到曼玲,因为尿急,我去了卫生间。突然,清晰的听到了里面有节奏的女人呻吟,甚至可以听到阴茎在阴道里快速抽插的声音。我感觉声音很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一阵狂跳。

    过了一会,果然一个男人搂着衣衫不整、双眼迷离的曼玲走了出来。那男人突然看见了我,很高兴地喊我,让我不好意思的是,这男人是我的小学同学,我们很长时间没见面,我和曼玲结婚他都不知道,他当然也不能想到今天他玩的女人是我的媳妇。

    他搂着曼玲走到了我面前,手还揉搓着她丰满的屁股,给我介绍说,是他新认识的妞。还说,他干了那幺多的女人,还没有一个像这样美的。

    聊了几句后,邀请我去他家玩,我媳妇依偎在他的怀里,突然亲了他一口,对他说:「晚上我还去你家吗?」然后,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看着自己的娇妻,她的脸上如醉酒般红晕缠绕,两眼水汪汪的一派春色,却没有一点紧张和恐惧。我没敢说曼玲是我的老婆,只能对同学说:「不打搅你们入洞房了。」然后心里酸溜溜的,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同学搂着走出了舞厅。

    晚上,我几乎一宿未睡,脑海中全是自己的娇妻光溜溜被人搂在怀里睡的镜头。

    第二天淩晨,曼玲才然后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我身边。

    「宝贝,他没弄坏你吧?」

    「傻瓜,怎幺会弄坏呢!挺好的。我累死了,不想洗了,想睡一会儿再洗。他的鸡巴也比你的粗,把我的屄撑得紧紧的,高潮了五、六次,让他操出了不少的水。」

    「没戴套吗?」

    「戴套多浪费。」

    我趴在她胯下,当然是看看她那个刚被男人的肉茎抽送过的阴户。曼玲饱满的大阴唇由于刚受过男人耻部的碰撞,显得有点儿红润;小阴唇稍微凸出,遮蔽着阴道的入口。随着她的大腿动了一动,她那盛满精液的小肉洞隐约一露,可是又迅速让闭合的阴唇遮蔽。那一夜,我的脑袋终于被那股又酸又淫靡的味道熏坏了。

    天亮的时候,我一边查看着曼玲股间斑斑的淫迹,一边再次自慰起来。

    后来,同学终于知道他玩的是我的老婆。他对我说,他骑过很多的女人,只有我老婆是最好骑的。

    曼玲辞去了单位的工作,去泰式按摩院上班。她真的堕落了,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妓女,我找她的时候,她也常常懒懒地躺在别的男人怀里,像我不存在一样。

    我并没有阻止曼玲的放蕩,而曼玲也仍然真诚的对我,她把我看成是她最好的朋友,常常和我分享她的风流。有时她把和别的男人做爱的录音拿来给我听,听着性器交合的声音和妻子浪声浪气的叫床,想像着曼玲的双腿放在别的男人肩上,被90度的挺大屌插进去,狠狠的,棍棍到底,我都会射精。白天我就后悔所做的一切,但晚上忍受着寂寞想,像着美丽的妻子可能正被人压在身下婉转娇啼,我还是相当的兴奋。

    一年后,上过曼玲的男人我认识的就有二十多个,曼玲挣了很多钱,我们的经济条件也非常好了,曼玲虽然美丽依旧,但也被人称为了「男厕」(言下之意便是︰每个男人都得上完才能走,甚至人多时还得要一起上)。曼玲虽然风流,却极讨厌这个绰号。

    我们不想再呆在这里了,离开了上海,去了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城市,找了非常体面的工作,开始了新生活。曼玲非常庄重,不与任何不正经的男人接触,很快就得到提升,成了所在局处长。

    当然,绿帽我摘不下去了,我已经满足不了曼玲,她有时想了,我还陪她去舞厅,看她被她喜欢的男人们玩弄,毕竟,那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曼玲仍然喜欢和男人玩爱情游戏,在新城市,曼玲很久才被一个男人所征服,我知道曼玲的阴道需要粗大的鸡巴,但这样的男人也真的不多。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所以我和曼玲又另租了一个小屋,让那男人认为我们地位和他差不多。

    但那个男人是个普通的工人,除了身体和鸡巴强壮之外,并没有什幺可取之处,脾气也很暴躁,曼玲常常被他骂,甚至是打,但她没有暴露身份,却依旧像当初和二叔那样做他的胯下之驹,甘心任他玩弄;他也不知道自己美丽风骚的马子真正的身份比他高贵得多。但除了为满足性慾被他操外,曼玲再不会去爱他,当然,也不再去舞厅接客了。

    从此,除了我,曼玲就只有他一个男人,我们默默地像大多数人一样生活。而曼玲的单位谁也想不到这个端庄美丽的上司曾被很多男人骑过,是很多男人胯下的蕩妇淫娃。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